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中华志愿者

因为真实而震撼,因为震撼而思考

 
 
 

日志

 
 
关于我

一位普普通通的爱国者 力求使自己成为一个对他人对社会有益的人,如果不能,最低限度也要做个对他人对社会无害的人。

整顿会风不妨多向“群众会议”取取经  

2011-03-07 08:35:55|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郑州市二七区将纪检、组织、宣传、统战、政法、机关党建以及党委办公室等党务系统会议一并召开。会议期间,始终有两名手持DV、臂戴袖标的工作人员在会场四周徘徊。每当看到有人打瞌睡、玩手机、交头接耳,他们会用DV拍下画面,被拍摄的人都会马上端坐静听,因为被抓拍到的干部将被通报批评、罚款。(《人民日报》2011年2月28日报道)

  良好的会风是会议的一项基本要求,如果上面大讲、底下小讲,上面长讲、底下瞌睡,上下或者乱作一团,或者“蝉噪林静”,会议怎能有意义?然而,我们又往往习惯于将“良好”比作“肃静”,比如我们从小上学起就被统一要求背着手专心致志地听讲,而干部会议也要求与会者严肃认真参会,凡是有不和谐之举动皆被视为“态度不端”、“作风不正”、“蔑视老师(领导)”、“违反纪律”。如此习惯之下,拿DV抓拍“瞌睡虫”、玩手机、交头接耳者竟然也被人民日报挑选出来当作正面典型也就不难理解了。

  机关会议打瞌睡的问题已不是个新问题,我们往往习惯于从与会人员身上找问题,但主流的舆论早已对此作出评判:瞌睡虫的出现与其是与会者的问题,不如说是开会者的问题。中央从去年开始大力倡导开短会、讲短话,然而,很多地方连最基本的会议时间都控制不了,更不用提会议的内容、方式上的改进了。笔者认为,到底应该为何开会、如何开会,或许应该多向最基层的“群众会议”取取经。

  笔者曾有幸多次参加由农村基层干部组织召开的群众会议,不仅每次会议都成功解决了问题,而且会上场面非常活跃,与会者个个都气宇轩昂,从来没有发现过任何打瞌睡的现象。别看是一种几乎没有任何级别的小会,但经过认真分析后笔者却惊奇地发现,群众会议其实在不经意间便已经将大量的智慧付诸了实践。

  首先,群众会议一直在遵循一个原则:能不用开会的就不开会,凡是召集群众开会的则一定是要让群众感觉值得参加的、而且务必要让他们参与的。村干部对此有深刻的感悟,村民们平时都很忙,让大家伙儿放下手中的营生聚在一起开次会其实很不容易,如果大小事都开会很容易引发民怨。于是,有什么只需单向的任务传达事项通过村里的大喇叭、张贴栏就解决了,需要村民监督、参与的事项才会开会。然而,我们机关的会议却大部分是单向的传达、倡导和命令,其中很多完全可以以通知、学习材料的形式解决的。

  其次,群众会议往往都直奔主题,几乎不容许废话、套话的存在。由于群众会议的初衷就是要开得有价值,因此每次会议往往都有一个明确的主题,但即使有明确的主题,会议过程中还是不免会有官话套话出现的。然而,笔者却发现,群众会议中没有任何官话套话。一名村干部向我透露了缘由,原来,以前在开会时,村干部一有说废话、讲套话的情形,下面就立即会有群众提出直奔主题的要求,村干部最终会被弄得很尴尬,因此,现在的村干部往往都会主动开门见山、直奔主题。相比之下,我们的机关会议谁敢对官话套话连篇的领导进行打断呢?

  再次,群众会议往往互动活跃,而且群众的发言往往都能切中问题的要害。开会的目的就是要让群众参与的,因此互动往往是群众会议上必然的组成部分。或者建言献策、或者质疑批评,群众的句句发言都很中肯、很务实,都能切中问题的要害。而我们的机关会议大部分时间都是某某领导在发表重要讲话,即使有留给与会者发言的机会,也是个个争当好好先生,会场上下一片和气,如此会议能有什么效果呢?

  最后,群众会议的会场也让人“睡不着”。很多农村甚至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礼堂或会议室,开群众会议时,人们都挤在一个院子或屋子里,而且其中很多群众都只能站着。会场的条件也很简陋,群众大多往长条凳或自带的板凳上一坐,夏天开个电风扇、冬天点个小火盆,会也就开了。但我们当前的机关会议又是怎样开的呢?我们会议室的条件往往都是最好的配置,并配有专门的会场服务人员,不等与会人员进会场,会场里的温度早已调得舒适宜人了;不等开会,与会者面前早已沏好了茶水;无论是开会者还是与会者,身处如此优越的环境中,坐着最舒服的老板椅,一开始其实就已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为什么群众会议会有如此好的效果呢?难道我们的上级干部们素质与基层干部群众相差很大吗?其实,归根到底在于基层干部与群众的关系处得正如此简单而已。一方面,基层干部不把自己当“官”,而是把自己视作群众面前的公仆;另一方面,群众也不把自己当下级,而是真正把自己看作主人。于是,一方面,村干部召集开会得看看群众的时间,并让会尽可能地有价值,不讲究会场的排场,讲官话套话也得顾及到群众的感受;另一方面,群众则可以中途打断村干部的不当发言,也可以发言毫无顾忌、直击问题要害。

  然而,我们的机关干部们却恰恰与此相反,开会者都拿自己当“领导”,参会者则主动将自己视作“下级”,而无论是开会者还是参会者,都将自己看作“官”。于是领导一呼,下级百应,领导讲的都得好好听,领导讲的都是对的,无论是领导还是下级都得享受当“官”的开会待遇。因此,所谓对会场纪律的严格要求,无非是层级官僚制的必然要求罢了;而会场上下,不论是会场纪律遵守者,还是瞌睡者,不过官员之间的默契程度有差异罢了。这些会议到底会对老百姓的福祉能有何用,或许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作者:魏长青)


  评论这张
 
阅读(6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